首页 >  言情都市

可爱多少钱一斤分享免费全章节资源(初栀陆嘉珩小说)

初栀陆嘉珩 小宇文学 2020-06-06 11:10:11
  • 可爱多少钱一斤合集版免费阅读-可爱多少钱一斤(初栀陆嘉珩)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初栀陆嘉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宇文学可爱多少钱一斤全集完整版无删减全章节大结局专栏

    点击在线阅读>>

小宇推荐一部2020火爆小说可爱多少钱一斤,这部小说的主题正是初栀陆嘉珩,全文思路清晰,情节动人,小说描述了初栀陆嘉珩之间的缠绵故事:陆嘉珩二十年来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如果解决不了,那说明钱不够多。直到他遇见了初栀。男人一双桃花眼开成扇,眼神暧昧的推给她一张卡,暗示意味...

初栀陆嘉珩小说可爱多少钱一斤全文免费阅读:

初栀被楼上的装修声吵得睡不着。
从清晨天刚蒙蒙亮开始,滋滋啦啦的声音就开始此起彼伏又连绵不断的响,安静一段时间让人放松下来,刚昏昏入睡,又毫无预兆的再次响起,吓得人梦里一哆嗦。
就这么折腾了不知道多久,初栀终于忍无可忍地闷闷叫了一声,抓着被边把严严实实扯过头顶的被子拉下来,扑腾着坐起来。
眼圈深深,长发散乱,一脸昏昏欲睡的没好气。
她直勾勾地盯着四柱床床尾发了一会儿呆,想着要不要去楼上敲门提醒一下。
想想还是算了,装修工人好辛苦,那么早就要起来干活。
初栀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勾过枕边的发绳,随便绑了个马尾,又小动物似的不情不愿哼哼唧唧两声,一头重新栽倒进枕头里。
敲钉子的声音再次哐哐哐的从她头顶正上方传来。
“……”
她认命的爬下床去。
A大新生报到日分好几天,初栀一直在家里睡懒觉磨蹭到了最后一天才去。因为家在本地,她东西带的不多,一个拉杆箱和一个书包就装好了需要的全部家当。
到学校的时候接近正午,太阳最大的时候,初栀在学校门口下了出租车,拖着行李走到校园方位示意图前停住,慢吞吞将拉杆箱立在身旁,空出一只手来拉了拉滑下肩头的书包带,才抬起头,仔细地辨认报到处和女生寝室的大致位置。
旁边一个女生跟在家长后面和她擦肩而过,停了几秒,语气惊奇:“妈,你看,还有那么小一只的新生啊,像个高中生一样的。”
“……”
怎么就小只了,四舍五入有个一米六的了好吧!
初栀不服的抬起头来。
那姑娘和她父母已经走远了,瘦瘦的一条,长发又黑又直披散着,背影看起来高的可以做模特,至少有个一米七,往上多少无法断定。
对于她来说,那个高度的领域神秘莫测,连空气质量都是陌生的。
“……”
行吧。
初栀顿时安静如鸡,那点儿不服气全吞回肚子里,继续研究面前的校园平面示意图。
她方向感一直不太好,前一天晚上,邓女士跨国电话打了三个小时,事无巨细一样一样的嘱咐,最后还是不放心,开始扯着嗓子让老初给她订回国的机票。
老初也是个女儿奴,本就觉得女儿上大学那是人生大事,正想着法儿的想往回窜,一接到命令立马准备开电脑,最后还是被初栀以“就算现在订机票也来不及了”为理由拒绝,并且再三保证强调自己一个人也没问题。
虽然她现在开始觉得,小问题还是有一点的。
肩膀一塌,初栀皱皱鼻子,转过身来,四处张望了一圈。
对面树荫下临时支了个小棚子,三两个穿着橘黄色志愿者T恤的学长学姐们正站在下面,不断的有新生过去问路。
最外面小板凳上坐着个学长,他看上去最闲,比起来做志愿者更像是凑热闹的,正在跟旁边的人说话。
那人一副完全没在听的样子,懒洋洋地靠在临时搬出来的木桌桌沿喝可乐。
黑卫衣,深牛仔裤,他没穿志愿者的衣服,看起来也不太像新生,脸被一听可乐遮了大半,只留一双眼睛,刚好视线也停在她身上。
四目相对,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下一秒,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孩子走到他旁边,有点害羞的递出自己的手机,说了些什么。
他视线移开了,垂下眼去,安静听着面前女孩子说话,而后笑了。
可乐被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初栀也终于看到了他的脸。
被漂亮小姐姐要手机号,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随手接过女孩递过来的手机,垂头输入,人依然靠在桌沿,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女生又小心地凑近一点,跟他说了些什么,他也没说话,只把手机递还回去,好看的桃花眼微扬,薄薄的唇勾出一个轻佻又寡淡的笑。
散漫的毫不在意。
初栀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能笑得这么负心汉。
还能负出一股子撩拨的味道来。
她眨眨眼,还没等反应过来,刚刚一直在跟他说话的那个学长已经朝这边走过来了,穿着橘黄色的志愿者T恤,像一颗移动的胡萝卜,走到她面前。
初栀视线转回来,仰头,微微侧着头看他。
胡萝卜咧嘴一笑,阳光又帅气:“学妹需要帮助吗?”
*
胡萝卜是那种情商很高的学长。
尤其是在见到漂亮学妹的时候,他会格外的风趣幽默绅士健谈,言行举止恰到好处不逾越,让人有种如沐春风般的舒适感。
他陪着初栀找到报到处和寝室楼,一上午的时间,两个人已经交换了姓名学院专业班级,顺便留了个电话号码。
报道日最后一天,新生多,初栀领了军训服装到寝室已经下午一点,她寝室分在二楼拐角的位置,四人寝,有独立的卫浴和小阳台。
寝室里面其他三个人已经到了,她是最后一个,好巧不巧,上午在学校门口碰到的那个黑长直刚好是她室友。
初栀当时没看见她正脸,还是对方先认出她来的。
黑长直的脸和她的背影一样美,一脸惊喜的看着她做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林瞳,没想到你竟然是我室友诶真是好有缘啊那个啥我上午不是说你矮啊我的意思是想说你这个身高好可爱啊哈哈哈。”
“……”
你还是别解释了吧。
初栀说了名字,又没忍住补充道:“我有160的,”她顿了顿,声音放低,有点底气不足,“穿鞋……”
这下不仅林瞳,剩下的两个人也笑了。
初栀郁闷地吹了口气。
矮子捍卫一下尊严不行吗!矮子的内心可是很脆弱的!
林瞳是成都人,性格爽朗讨喜,很有新意的送了她们每人一堆火锅底料做见面礼,麻辣的底料封在透明的塑封袋子里面,色泽鲜亮看得人食欲暴涨,于是四个姑娘大腿一拍,决定下午班会结束一起去吃火锅,顺便拉近一下彼此之间的距离。
第二天就要开始军训,都要早起,大家也没跑远,就在学校附近找了家火锅店。
两层的店面装修古色古香,木制桌椅雕花隔断,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火锅味,辛辣鲜香。
蘸料是自助式自取的,中间的一个长方形台子,上面一层一层玻璃大碗盛着各种调料,下面是架子,放满空碟,旁边还有水果和蔬菜沙拉。
点完了锅和食物,初栀坐在位置上看东西,等着室友几个人盛完蘸料回来,才站起来去挑蘸料。
在吃火锅这件事情上,尤其是蘸料,南北方差异还是挺大的,初栀是个南北混血,小学也是在南方读的,所以她一般吃火锅,会准备两碗蘸料。
北方火锅蘸料有经典“老三样”,芝麻酱,韭菜花和腐***汁一碟。油碟清透,加点耗油蒜末,撒葱花香菜,亮晶晶的像琉璃水晶。
初栀弄好蘸料,一手端着一个小碗准备回去,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边多了个人。
那人蹲在她脚边,正在拿下面的空碟子。
无声无息,不知道啥时候出现的,初栀根本没看见他,一回头转身,刚好绊了一下。
她低低惊呼出声,整个人一个趔趄,身子完全无法保持平衡,大脑也根本跟不上思考,手下意识就想去抓旁边的什么东西稳住身形。
左手的油碟直接啪叽一下,掉下去,右手的芝麻酱也撒了大半。
初栀低下头去,人僵住了。
蹲在她脚边的那男人似乎也没反应过来,长臂还伸在架子里,手里拿着个空碟子,初栀的油碟此时倒扣在他脑袋上。
而在这生死攸关的一瞬间,初栀的意识竟然还有点放空,她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想起新疆羊肉串的烧烤店,烤羊肉串的伙计就会戴一个这种白色的,小小的帽子,站在路边边烤边吆喝。
直到塑料碟子滑落,掉在地砖上响声清脆,拉着她意识回笼。
帽子掉了的烤羊肉串的抬起头来,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
头发上油光锃亮的,发丝间还掺杂着葱花蒜末香菜根,看起来五颜六色很是斑斓。
鼻梁很高,薄唇,桃花眼。
初栀认出他来,呆呆的“啊”了一声。
今天上午喝可乐的时候被漂亮小姐姐要了联系方式的那个。
只不过他此时完全没了上午被妹子撩时的样子,黑发被打湿,软趴趴垂着,黑睫上还挂着油珠,看起来狼狈不堪。
满满的一碗全数洒在他脑袋上的清油此时已经顺着发丝渗下来了,划过眉骨,沿着眼角往下淌,汇聚在下颚,啪嗒啪嗒,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
透亮亮的细细几条,像是两行清泪,源源不断地,缓缓滑过他面无表情的脸。

可爱多少钱一斤免费阅读

火锅店人声www.irodin.cn鼎沸。
洗手间洗手台传来持续不断的流水声,蒜香油碟弯着腰,脑袋塞在水龙头下面洗头。
从里面卫生间进进出出的人无一不觉得怪异,抬眼瞥上两眼,又很快移开视线走开。
初栀小脸煞白,不安的站在旁边看着面前的人。
原本五分钟前,她甚至以为自己大限将至小命儿今天可能就要搁在这火锅店了,结果没想到这个男人的脾气比她想象中要好得多,即使她把满满一碟清油全都扣他脑袋上了。
初栀以为他也会按着她脑袋怼进旁边的芝麻酱里,她甚至连憋气的准备都做好了。
可是对方越是这样,她就觉得越不安,愧疚感愈发强烈。
哗啦啦的水流声有点空旷的回荡,初栀站在男人身后,看着他低低压出弧度的宽阔背脊,声音弱弱地提醒:“左边头发那里还有根香菜。”
“……”
对方沉默了几秒,侧了侧脑袋,让水流冲刷着左边鬓角:“谢谢你。”
初栀肩膀一缩,觉得这声谢谢你反正绝对没有感激的意思。
洗手台的高度对于男人来说实在是略低了点儿,他窝在那里怎么看怎么不***,初栀手足无措地看了一会儿,犹豫着要不要帮他洗,再次开口:“那个……”
他听见了,动作顿了一下,单手撑着台面抬起头来。
头发湿湿的向下滴着水串儿,脸上和脖颈上全是水珠,黑色卫衣领口的一圈也湿的彻底。
长眼黑沉沉的,薄唇微微抿着,没回头,通过面前***的镜子面无表情看着她,等着下文。
男人那副表情实在算不上友好亲切,气场极足,像是强忍着才没发脾气,仿佛眼神就能把她脱一层皮,盯的人紧张到头皮发麻。
初栀咽了咽口水,视线落到大理石台面放着的洗手液上。
“我觉得这样冲不干净的,你要不要挤点洗手液呀?”初栀试探性开口。
男人看起来像是被她气笑了:“要么你去后厨帮我要瓶洗洁精?”
初栀惊讶地看着他:“要吗?”她直起了身子,一副马上就要去给他拿的样子。
“……”
他不理她了,重新打开水龙头垂下头去。
两个人一个在火锅店洗手间里洗头,一个看着对方洗头,来来回回收获了无数注目礼。
没人说话,安静的有点尴尬。
初栀突然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日剧,男主人翁是个和尚,和女主人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女主人翁把骨灰扣在了正在做法事的男主人翁头顶。
结果男主非但没弄死她,甚至还就这么看上她了,像个小狼狗一样每天跟在女主后面撒欢跑。
不知道后来女主是怎么道歉的,有没有在灵堂帮男主洗头。
初栀有一搭没一搭的想。
她靠在墙边天马行空的走神,再回过神来发现男人已经抬起头来,从镜子里看着她。
他大概觉得脑袋上的蒜末葱花什么的都冲干净了,也没抱什么希望能洗掉油,抬手关掉了水龙头,突然开口:“你想要什么?”
初栀站在他身后,靠在墙边看着他。
男人身上那件黑色卫衣也已经脏了,上面油渍看上去比周围深了一圈,OFF-WHITE的LOGO。
也不知道他身上这款现在还买不买得到了。
她注意力没放在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上,恍惚应声:“唔?”
男人迈开长腿,走近了两步,垂头,敛睫看着她挑眼勾唇:“你想要什么,可以直接说出来,不用这么麻烦。”
即使是现在这种狼狈样子,他的颜值都没被拉低,火锅店里暖色的光线下皮肤依然是无法被浸染似的冷感的白,眼型狭长,内勾外翘,双眼皮很深,眼角微扬。
有点像桃花眼,又有点像丹凤眼。
人明明是笑了,却完全让人没有走心的感觉,寡冷轻佻,带着点漫不经心的痞气。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初栀觉得他一靠近,空气中隐隐飘着一股子蒜香味。
别说,这家火锅店的蘸料味道还挺正。
她抿唇想了想,掏出手机来,软声问:“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他翘着唇边,气音悠长缓慢地“呵”了一声,报了一串电话号码。
初栀认认真真地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按下来,拨过去。
男人裤袋里有铃声响起。
她挂断,扬起脑袋来,刚要说话,手里的手机又响了,林瞳打过来的,问她跑到哪里去了。
一时间说不清楚,初栀一边简单解释了两句,一边看着男人垂眼看着自己的衣服,眉头皱起。
罪恶感一蹦一跳的窜到临界值,初栀挂了电话,哭丧着脸看着他一块一块油渍的黑卫衣,咬了咬嘴唇,仰起脑袋,表情突然严肃,开始自报家门:“我是A大大一广告二班初栀,”
小姑娘看着他,郑重又认真地说,“今天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真的很抱歉,你不用担心,我会负责的。”
“……”
*
初栀的想法挺简单的,人家开开心心来吃个火锅,本来都好好的呢,突然!脑袋上就让人飞一油碟儿。
又想起白天那个跟他聊天的的漂亮小姐姐,万一人家是来约会的呢?顶一脑袋蒜末回去了,跌份儿。
飞来横祸全是她的责任,初栀觉得自己怎么也赔件新衣服给人家。
也为了让对方放心自己绝对不会赖账,干脆电话名字什么的全告诉他了。
不过第二天新生就开始军训,为期半个月,初栀暂时没时间想这个,每天从早到晚累得手指都不想抬一下,早上七点就开始站在太阳下像咸鱼干一样晒,晒完A面晒B面。
而一个星期以后,陆嘉珩也差不多把这事情忘得七七八八了,直到某天一群人通宵回来,刚好路过操场看见新生军训。
“军训的时候最能看出这届选手整体素质水平差异,尤其是一个礼拜以后,妖魔鬼怪该现原形的耶都现了原形了,仙女们依旧是仙女,”程轶侃到一半,咦了一声,抬手,指着操场上站军姿的队列前头一军训服穿的前.凸.后.翘风情万种的姑娘,回头看向陆嘉珩,“这是开学跟你要微信的那个?”
陆嘉珩昨天一晚上没睡,此时困得眼睛发涩,抬眼敷衍地瞥了一眼:“好像是吧。”
旁边林柏杨顺着程轶指的方向看过去,一脸不忍:“陆嘉珩你他妈暴殄天物啊。”
程轶一脸怅然:“我想用我对床十年狗命换阿珩走心的撩一次妹。”
林柏杨:“我草拟大爷啊程轶。”
程轶还在那边***,陆嘉珩左耳听右耳出,不经意间扫过眼前一排排清一色的绿,视线定住了。
穿着军训制服的少女站在队伍的最末尾,上午阳光焦灼,一片云过去,从她往前的所有人都被笼罩在阴影下,只有她站着角,一个人孤零零地沐浴在阳光里。
陆嘉珩眼一眯,步子停住了。
一个礼拜了她竟然奇异的没被晒黑黑,宽大的军训服装显得整个人又小又单薄,唇抿着,洁白圆润的耳廓露在帽子外面,被晒得红红的。
手露在外面,纤细手指软软地搭在裤缝线上,被教官看见,啪的一巴掌拍上去:“夹紧了!没吃饭啊?”
教官下手没轻没重,小姑娘白嫩嫩手背上顿时泛起了浅浅一点红印子。
陆嘉珩皱了皱眉。
突然想起,这姑娘好像火锅店那天以后根本没给他发过一个标点符号。
费劲儿吧啦的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怎么就沉寂了。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他侧着头,人出了树荫走过去,站在操场铁网入口门边,不远不近看着她。
操场上全是穿着军训制服的新生和军官,偶尔有老师,陆嘉珩往门口一站就显得显眼异常,旁边的几排队伍全部朝他看过去。
他就像没感觉一样,视线落在站在阳光下的少女身上,微微倾着身,手撑住膝盖,高度压低,想要看清她藏在帽檐下的眼睛。
她大概是又在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所察觉似的看过来。
视线对上,她愣了愣,眨眨眼,长长的睫毛在帽檐的阴影里扑闪扑闪的,看得人心痒痒。
陆嘉珩唇角勾起,等着她的反应。
一秒,两秒,三秒。
少女皱了皱鼻子,目光移开了,就像没看见他一样。
陆嘉珩:??
他挑了挑眉,不急不缓站起来了,重新靠回到铁网上,唇边懒洋洋弯着。
就好像看她一动不动站军姿也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九月初日头正盛,露在外面的发丝和衣服全都滚烫,初栀被晒得迷迷糊糊的,没有精力去注意是不是有人在持续不懈的看着她。
又过了一会儿,教官终于喊了两声,把队伍拉到树荫下休息。
初栀抬头朝操场门口的方向看。
蒜香油碟还靠在那里,阳光下黑发像是被过滤了颜色,浅了一层。
初栀现在其实完全不想动,只想坐下来喝水休息一会儿,但是她还欠着人家一件四位数的卫衣。
她耷拉着脑袋慢吞吞地朝他走过去,像棵被太阳晒得水分流失蔫巴巴的小植物挪动到他面前。
小植物才到他胸口,仰起脑袋,眼巴巴地看了他一会儿。
她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停顿了一下,乖乖叫了声“学长好。”
嗓子有点哑,唇瓣也干干的,睫毛又长又密,一双鹿眼黑白分明,明润干净。
白皙的耳廓被烈日晒得透红,细细的皮肤下仿佛能看到透着的血丝。
像是被下了个蛊似的,陆嘉珩毫无预兆突然抬手,修长手指伸到她耳畔,轻轻触碰她通红的耳廓。
薄薄的,软软的触感,带着热度熨烫着冰凉指尖。

小说资源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点击免费阅读可爱多少钱一斤全部章节!

初栀陆嘉珩小说仅代表可爱多少钱一斤作者观点,不代表小宇文学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小宇文学导读网

声明 | 小宇文学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