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幻耽美

顾锦沅萧峥小说皇后命完整版资源完本阅读

顾锦沅萧峥 呜呜文学 2020-07-13 09:27:42
  • 皇后命合集版免费阅读-皇后命(顾锦沅萧峥)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皇后命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顾锦沅萧峥的小说之全集分享阅读小说全文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皇后命,主人翁是顾锦沅萧峥,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皇后命》主要讲述了顾锦沅萧峥之间的恩怨情仇:对别人,她还愿意动些心思,但是对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她竟然没有丝毫讨好的念头。或许是她心里清楚,他不是别人,他是位高权重的宁国公,是当朝建极殿大学士,在这样的他...

顾锦沅萧峥小说皇后命全文免费阅读:

顾锦沅看着那个身影。
她亲爹到底长什么样这个问题,她在几岁的时候曾经想过,她甚至还在纸上画出来了,后来长大了,再不会想这个问题,对这个问题也丝毫没有任何兴趣。
不过她看过自己幼时画的画,那就是隔壁玩伴阿蒙他爹的样子啊。
她其实画的是别人的爹。
顾锦沅想起这些,垂下眸子来,收敛了袖子,就要走下阁楼。
走下阁楼的时候,转身再看一眼,顾瑜政好像注意到了阁楼上的自己,往这边走来了。
顾锦沅只当不知,缓步下去。
到了院中的时候,顾瑜政迈起的袍角正好在回廊中飘起,再一转眼,他踏了进来。
顾瑜政进来后,并没有看顾锦沅,而是打量着这院落中的布置。
小院别致,□□墙,黛青瓦,掩映在绿柳袅袅间,自有一番风韵。
“这里倒是没什么大改,还和以前一样。”顾瑜政负着手,这么道。
顾锦沅听了,也没怎么应声,只是立在那里,算是尽子女的本分了。
“你搬过来这里,可缺什么?”顾瑜政又问。
“多亏了老太太,父亲以及太太的照料,这里什么都不曾缺。”顾锦沅淡声答道。
顾瑜政自然看出来顾锦沅的疏淡,但是他倒是没说什么,他径自走在这院子中,打量着院子中的每一处。
最后他停在了一处:“这紫藤竟然还活着,倒是长得极好。”
顾锦沅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知情达趣,应该应景地问,比如问父亲对这里极为熟悉,比如问这紫藤可是有些年头了。
但是她没兴趣。
对别人,她还愿意动些心思,但是对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她竟然没有丝毫讨好的念头。
或许是她心里清楚,他不是别人,他是位高权重的宁国公,是当朝建极殿大学士,在这样的他面前,斗心思自己是万万讨不得便宜。
况且,他这样的人,哪是别人轻易左右的,他若厌弃,任凭你花费心思也是枉然。
所以索性省些力气吧。
顾锦沅拢起袖子,望着紫藤旁边的墙砖,有些年头了,又因为前几日下过雨,上面已经起了一层暗绿色苔藓。
顾瑜政收回望向紫藤的目光,看向女儿。
春日的晨间,她身姿纤秀,安静地立在白墙黛瓦间,隽永恬淡,仿佛一幅浅淡的水墨画。
她生得极好看,是那种远远地望着,你就知道那是姿色绝代女子的人,若是走近了细看,更是会感慨造化之妙,天地钟灵毓秀,独在她一人。
“再过几日,就要进宫去了。”顾瑜政的声音微微转沉。
“是,祖母和太太都提过。”顾锦沅垂眸敛眸,淡声这么道。
“你——”顾瑜政显然是有话要说,但是他略沉吟了下,才继续说下去:“太后的寿宴,到时候年轻男女必是不少,免不了一起玩耍,你才来燕京城,身边又无人提携,万万记得多加小心,无论男女,若是眼生的,倒是要远着些。”
顾锦沅听着这话,微怔,不过还是道:“是,女儿会记得父亲的嘱咐。”
顾瑜政走了,顾锦沅却站在那里盯着紫藤花,半天没挪步。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无论男女,若是眼生的,倒是要远着些。
这话说得,毫无道理。
她在这燕京城里谁都不认识,哪有眼熟的,放眼望过去,除了宁国公府的,其它都是眼生的,总不能遇到一个都远着人家吧。
但是顾瑜政并不是会说不该说的话的人,他说的话,必然有其深意。
顾锦沅沉思一番,猛然有了想法。
父亲这是提醒自己,要远着某个人吧,既然特意提到了男女,那个人极可能是个男子。
远离陌生男子?
为什么?
顾锦沅用着早膳的时候,依然在想,不过她已经明白,这不是自己能想透的。
自己才来燕京城几日啊,所知道的无非是宁国公府,除了进府的那次,她连宁国公府的大门都没出去过,什么都不知道,这谜也猜不够。
略想了想,她就想到了一个人,二太太。
二太太,那个圆脸盘看着总是笑眯眯的妇人。
尽管她和自己说话并不多,但是多少能感觉到,这个人对自己是心存善意的,兴许从她那里可以打听到一二。
顾锦沅只是略一沉吟间,已经有了想法,恰好她今日有兴致,便做起了陇西当地的小吃麻腐角儿。
这要从她进京说起,她离开陇西的时候,收拾了一下家里,多余的食粮和物件就送给四邻八舍了,唯独一些麻子,她却是不舍得,这是自己在院子里辛苦种出来的,且她外祖母在的时候最爱这一口。是以她离开的时候,和那胡嬷嬷商量了下,带回来多半袋子麻籽,为了这个,胡嬷嬷还颇给了她一些脸色。
这几日搬到了清影阁,她有了自己的住处,行事也方便自在了,便把那些麻籽取出来用水浸泡了,泡涨了,如今正好能用。
当下她让染丝带着过去,用厨房的老石磨子给磨成浆糊,拿回来后,放到锅里烧热了,再孽净了那麻子油,将那捏过油的麻渣和水搅拌,取细箩慢慢将过滤后的浆倒入煮水中,这就是他陇西当地的“点麻腐”了。
做这个自然是用了不少功夫,不过这麻浆***熟化了,浮再开水上,其色白如冬雪,其味清香动人,其口感犹如世间最软嫩的豆腐脑一般,再配上葱花和一些当季水灵的菜,加上调味料,做成馅,包成麻腐角。
顾锦沅是从小做惯了的,她喜欢吃,外祖母喜欢吃,隔壁阿蒙娘擅长做这个,她每每就去阿蒙家帮忙,做好了大家一起吃。
阿蒙娘说,锦沅的手巧,那么细长柔软的手很灵动,一会功夫就能包一锅的麻腐角。
顾锦沅也确实做事利索,不过小半天功夫,一锅的麻腐角就出来了。
她包的麻腐角,就连做了一辈子的阿蒙娘都夸,说好吃,那麻腐角外面香酥爽口,里面馅料又软糯,吃起来谁都夸好吃。
如今的顾锦沅,距离陇西千里之外,做了这么一锅的豆腐脑,让底下丫鬟拿来几个笼屉,一个里面放了六个,摆放得整齐好看,看着倒是也别致。
摆好了后,她才吩咐下去,给三位太太各送一份,给顾兰馥送一份,等到把人都派出去了,她才拎着最后那一份,过去了老太太那里。
她过去的时候,老太太正在和几位太太打牌,她一见到后,便笑了:“早知道如此,我就都送到这里了。”
大家听了,自然是稀罕。
于是她便把笼屉打开,大家看过去,都觉得纳罕,问这是什么。
二太太更是笑着说:“这个看着像是饺子,又不太像!”
顾锦沅便和大家说起来,怎么做的,用什么做的,她声音细软柔和,说起话来不紧不慢,言语又颇为伶俐,这么说来后,大家都馋起来。
“你只干说,不让我们吃,这是要馋死我们吗!”老太太笑着说:“赶紧拿来,让我尝尝。”
顾锦沅答应着,便让大家各自分了。
其实东西真不多,一个笼屉就六个,大家一分,也就分光了。
不过顾锦沅知道,人离乡贱,物离乡贵,要的就是稀少,她若是真得一个笼屉里放得满满,她们未必这么稀罕了呢!
如今每一个都放在精致的小瓷碟里,浇上一星星麻子油,光看就让人满口生津了。
大家尝了一口,只见刚刚咬破那面皮,就要麻油渗出来,再咬到口里,一个个都连连点头了。
“好吃,好吃!”
只可惜,吃几口,就没了,大家吃了还想吃。
几个人围着顾锦沅,自然是夸赞连连,夸她能干,夸她手巧,一时知道她竟然还送了给自己,更是感动不已。
老太太甚至道:“你们在这里吃了我的,那你们的呢,也得拿来给我吃!我可是要讨债的!”
大家听得都忍不住笑出来。
说笑声中,距离仿佛更近了,待到顾锦沅走出老太太那里的时候,就见二太太跟着出来,笑着道:“咱们一块儿过去,我和你顺路。”
顾锦沅微微颔首:“好。”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闲聊,二太太自然就问起来那个浇上麻腐角来,夸说好吃,最后道:“难得你还记挂着我们。”
顾锦沅当然明白,其实一个麻腐角算什么,在陇西,那就是街上走卒穷人才吃的,不过因为这里没有,吃惯了山珍海味的豪门太太们觉得稀罕,吃个新奇罢了。
人家特意拿出来说,也是感念自己一份心意。
顾锦沅笑着道:“若是婶婶喜欢,赶明儿我做了,再给你送过去。”
二太太越发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模样和善,顾锦沅知道,她这样的人,是个心好的,但是也聪明,凡事不会轻易多言,是独善其身的。
但是这样的二太太,却是道:“锦沅长得模样这么好,如今又回来咱们国公府了,你也十五岁了,年龄到了,回头得估摸着看看找个好亲事了。”
顾锦沅心里一动。
她知道这话不是轻易说的。
她微微垂眸,低声道:“二婶婶说哪里话,这也不是我一个姑娘家能操心的。”
此时两个人正好走到了湖边,湖水轻荡,柳枝飘逸,周围前后都没什么人。
二太太停下来脚步,望向顾锦沅,却是道:“你妹妹如今倒是有一门亲事。”
顾锦沅:“妹妹的亲事,想必是极好吧?”
二太太笑了:“好,自然是好,那是当朝皇二子。”
顾锦沅:“当朝皇二子身份金贵,和妹妹倒是相配。”
二太太还是笑,那笑里显然是有些什么:“是相配,只是当今皇二子听说体弱,不过这也没办法,当初皇二子的婚事,可是和咱们国公府早早定下的,是要娶嫡女的,那个时候咱们兰馥还没生下来呢。”
顾锦沅听着,越发狐疑,心里隐约明白,这就是问题了。
但是又实在不懂,待要再细问,二太太却是不说了,只指着那边的风景说好看。
待到顾锦沅回到自己的房中,努力想着这件事。
顾瑜政说,万不可多和陌生男女接近,这意思自然是说的男,而自己若和陌生男子接近了会如何?
二太太说,国公府的嫡女和皇二子订亲,那个时候顾兰馥还没出生。
她冥思苦想半响,突然间,心里一亮。
她顿时明白了。
顾兰馥嫌弃皇二子体弱,不想要皇二子的婚事,她心里想攀更高的高枝!
所以她想把皇二子这门婚事甩出去,甩给谁呢,毕竟皇家的赐婚,不是那么轻易抗旨的,她就想到了自己。
自己才是国公府的嫡长女,定下婚事的时候她还没出生,她想让自己去接手皇二子!

皇后命全文阅读

一旦想明白了这个关节,所有的一切都仿佛豁然开朗了。
这宁国公府里,从来没有人想把自己接回来,也不会有人想起来自己,而她也没想要回来过。
但是突然有人要接她回来,就是想让她顶替顾兰馥的位置去嫁给皇二子,之后顾兰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攀高枝了,攀什么高枝呢,顾兰馥有心上人?
不……顾兰馥一个姑娘家可以因为心上人而一意孤行,但是胡芷云绝对不会,所以那个新的人选一定是出于更大的政治利益。
那就是——太子?
胡芷云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太子,所以无论如何要把这婚事甩出去,所以才一手策划要把自己接回来。
顾锦沅这么想着,就想起来她去万象阁的时候,那个一直未曾抬头看她的顾瑜政,说出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来了。
不是责备,不是质疑,也不是不满,他就是平淡地说出这句话。
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说,他心里并不想让她来,但是她来了,也就来了吗?
他知道胡芷云母女的想法,因为知道,所以今天才对自己出言提醒。
顾锦沅望着窗外的紫藤,握了握拳。
她其实并不需要父亲。
从小就没有,一直跟着外祖母长大,她已经过了需要父亲的年纪。
至于他这些心存善意的提醒,在她看来,实在是假惺惺,道貌岸然,伪君子。
这种似有若无的善意,甚至比彻底的漠然和忽视更让她愤怒。
是的,她愤怒。
她一直都是心性平和的,哪怕一路上被人轻慢,哪怕来到宁国公府面对着这么陌生的环境,哪怕被顾兰馥暗藏机锋地对待,她也不会愤怒。
别人是谁,和她什么干系,又凭什么对她有哪怕一点的善意。
但是,现在顾瑜政对她释放出些许的善意,她竟然开始愤怒,甚至开始恨他。
顾锦沅从自己的小盒子里,取出来一把竹埙,又命人闭紧了门窗吹起来。
她喜欢竹埙。
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吹,一直吹。
这一日是太后娘娘的寿宴,顾锦沅自然也要随着老太太和太太她们一起过去宫里。
前几日,老太太已经让二太太教了顾锦沅一番宫中礼节,免得她***后有什么不懂的。二太太教得颇为细致,顾锦沅也仔细地记在心里。
虽然她的外祖母教了她许多,但那到底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再说未必事无巨细地讲给她听,示意她还是要多记。
好在顾锦沅聪明,许多事都是过目不忘,该学的也都学了,到了这一日,顾锦沅又略加装点,走出去后,大家一看,都不免惊艳。
她正是初初绽放的年纪,本就生得娇美,如今换上了新做的春衫,衬得那身段窈窕玲珑,莲步轻移间,有仙姬之姿,而她肌肤雪白,有挥云揭雪之态,衬着那盛开桃花,灼灼其华,人面桃花相映红,正是世间罕见的倾城之姿。
这样的她,每一根头发丝都仿佛玉雕一般,就连腰间挽上的天青色玉带,都透着清绝的艳丽之态。
在这样一个女子面前,你会觉得连喘一口气都是亵渎,都会惊动了她。
老太太拉着她的手,看了半响,最后感慨连连:“好看,比你娘年轻时候还好看。”
这句话,是在震撼之后,无意中说出的。
但是说出的时候,自然戳了在场另一位的心肝。
胡芷云微微蹙眉,心里自然是不悦,但是也只能装作没看到。
谁都知道当年陆青岫姿容绝代,谁都知道她好看,在场的很多年纪大的都见过,但是没有人会提,谁会在新人面前提那逝去的旧人?
也就是如今顾锦沅回到了国公府,一个鲜活的承继了陆青岫容貌的顾锦沅出现在大家面前,老太太才不由自主地提了。
现场气氛这个时候就有有些尴尬了,二太太和三太太对视了一眼,都没说什么。
这不是她们能搭话的时候,反正说出这话的是老太太。
幸好这个时候有仆妇进来,说是外面马车已经备齐了,请各位太太过去,这才算是打破了尴尬。老太太说完这个后,自己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
她看了一眼胡芷云,便见胡芷云沉着脸,显见的是不高兴。
老太太见了这个,原本的那点愧疚便不见了。
她是老人家,是老国公夫人,是当婆婆的,自然是想着,我虽然错了,但也就是一句话而已,你竟然因为这个不高兴,这还有当媳妇的样子吗?
恰好这个时候到了上马车的时候,作为这个府里地位最高的老太太,她当然是独享一辆最华贵的马车了,当下她便挽着顾锦沅的手:“锦沅和我坐一辆马车吧,我们祖孙多说说话。”
她这一说,周围人都是微愣了下。
要知道她有两个孙女,就这么挽着一个孙女要同坐算什么,她还有另外一个孙女啊!
顾兰馥见此情景,咬着唇,委屈得不行了,她站在那里,也不吭声。
然而老太太仿佛完全没注意到一样,拉着顾锦沅,亲亲热热地就上了车。
顾兰馥看到这情景,泪都要落下来了。
她心里委屈,不甘心。
之前为了那个桃花粉的事,她没能找出顾锦沅使坏的证据,反而让父亲对自己生气,竟然罚自己禁足十日,要知道这十日禁足可不单单是禁足,还要罚月钱,还要抄写经书,总之这日子不好过。
最关键的是,所有的人仿佛对顾锦沅愧疚似的,给她这个,给她那个,一向不怎么管事的爹,竟然拨了一笔银子,特意让人帮顾锦沅置办物事,仿佛所有的人都在围着顾锦沅转,全然忘记了还有一个她。
她也是这几天才解了禁足,过去了她父亲那里,请了安,认了错,谁知道她父亲神情淡淡的,连个缓和话都没有,她只好灰溜溜地出来了。
好不容易收拾了心情,打扮起来,想着去参加宫宴,怎么着也得和二皇子好好地说几句话。
毕竟上次她见到二皇子的时候,还没做那个梦,还不知道上辈子的事,言语中颇有些冷淡,只盼着他不要误会了自己。
这次定是要多套近乎,免得他生了疑心。
是以她花了大心思来打扮,把自己打扮得娇美动人,本以为定会让大家惊艳不已,可谁知道,出来后便见到了顾锦沅。
她在那梦里,是一遍遍地知道顾锦沅多么美多么美。
但那到底是梦,梦里是没什么颜色的,都是黑白的,但是现在,她看到了。
她知道了一个女子的面颊是如何***得如同刚刚绽放的桃花,她也知道了一个女子可以美到连指甲都仿佛粉贝一般。
这个顾锦沅站在那里,她就是一幅画,一幅让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看了又看的画!
而老太太竟然那么不毫无顾忌地夸赞顾锦沅,她甚至牵着顾锦沅的手要让顾锦沅和她同乘一辆马车。
老太太这么做,就是表明了她偏向那个孙女了!
顾兰馥心痛如绞,她又想起来在那个梦里,那个上辈子,她遭遇的那些痛苦。
她握紧了拳头,不行,当然不行,她必须想办法挽回一切。
顾锦沅就算再美又如何,你休想夺得二皇子的喜欢。
顾兰馥想起来那个性情古怪的太子。
让她去嫁太子吧,去遭受冷落,去看着她和二皇子恩爱一生吧!
***************
老太太的马车比别的宽敞许多,里面的布置也更加华丽。
说了一会子话的老太太很快闭上了眼睛小寐,顾锦沅也就***地坐在那里,从那微微掀开一条缝的窗子往外看。
她知道顾兰馥在嫉妒自己,不过她并不在意。
反正就算她不嫉妒自己,她也会对自己使坏心。
从她来到宁国公府的时候,她就进了贼窝,这里面没几个好人。
至于身边的老太太,顾锦沅其实心里明白,她对自己的好,有对所谓孙女的怜惜,有人老了对昔日旧事的遗憾,也有自己的讨巧,当然更有几分制衡胡芷云的意味。
这种好,是真心好,她感激,但是也不能指望。
真遇到利害关系,她顾锦沅肯定是第一个被抛下的。
这个世上真正能为她着想的亲人只有外祖母,而外祖母已经死了。
她只能靠自己,靠自己在这陌生的地方,走出自己的路。
顾锦沅这么想着的时候,望着窗外,窗外正是这锦绣繁华的燕京城。
因今日太后寿辰,燕京城里凡是门店,皆缚彩楼欢门,马车行在这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便见彩楼相对,旌旗相应,几乎掩翳天日。
她忍不住开始想,此时燕京城里的皇宫,是何等模样?
还有被胡芷云和顾兰馥母女当做棋盘上的棋子一样算计在内的二皇子和太子,又是什么样的人?

小说资源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皇后命顾锦沅萧峥小说资源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是本站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点击免费阅读皇后命全部章节!

顾锦沅萧峥小说仅代表皇后命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