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幻耽美

苏婉魏衍小说臣恭迎长公主资源完本全文分享

苏婉魏衍 呜呜文学 2020-07-17 11:00:56
  • 臣恭迎长公主合集版免费阅读-臣恭迎长公主(苏婉魏衍)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臣恭迎长公主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苏婉魏衍的小说之下载全集免费无删减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臣恭迎长公主,主人翁是苏婉魏衍,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臣恭迎长公主》主要讲述了苏婉魏衍之间的恩怨情仇:苏婉本是私生女,父亲弥留之际,大夫人以幼弟性命相要挟,令她向新任的巡按御史献媚。是夜,苏婉翠掠云鬟,一袭牡丹薄水烟长裙忐忑不安的跪在织锦红毡前,耳垂绯红着战战兢...

苏婉魏衍小说臣恭迎长公主全文免费阅读:

第 5 章
“啊!”她沿着巷子找了许久,都未看见一个人影,直至经过一个草垛时,脚踝突然被人抓住了,惊的她轻呼出了声。
顺着他的手臂,苏婉才瞧清他的衣裳,他的脸——果真是他。
“姑、姑娘,帮我——”
他的声音断断续续,苏婉听得不清,便蹲下身来,问道:“要我如何帮你?”
秦江并未认出她来,只费力的伸手解下腰间的玉牌,颤着手交到了苏婉掌心,他气息微喘着道:“将此腰牌送到淞泉庄上的宅子中,里面有位陈大人,他必会重谢与姑娘的,”说着还在她手心画了几笔。
苏婉跟着哥哥亦学了些字的,可细细瞧了瞧,却认不得。没等她开口问出来,秦江便道:“姑娘只消原样呈与他就是。”
“好。”见他眼神坚决,苏婉合手将那玉牌紧握在手中:“我定会将它安然的交到陈大人手中,你且撑着,他即刻便会来救你的!”
她将手中的药包绑在腕间,提起纱裙便向淞泉庄跑去。
与上回她来时不同,门前多了几个看守之人。
她从袖中拿出了那块玉牌,“我有要事需见你们陈大人,劳烦几位通报一声。”
自上次魏衍的住所被暴露之后,便只得派上了侍卫。近日找上门的妙龄女子已多不胜数了,却也不曾见像她这般大胆的,竟敢伪造令牌,想来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便目空一切了。
“此处是御史陈大人的处所,若再胡闹,便将你拖出去了。”一个手持长剑的侍卫呵道。
苏婉心知那侍从还在等着陈秉礼去救他,她若能成功通信给陈秉礼也算是还了他与她的恩情。
“陈秉礼!陈秉礼!”
她干脆豁出去了,高声向里头喊道。
“你这刁民——”
方才拦着苏婉的那人,见她如此大胆直接拔出了手中的剑指向她。
“让她进来。”里面忽而传来低沉悠长的声音。
苏婉见门前的人让出了路,迅速推门而入,“大人!”
魏衍正站在屋内,正对着她,目光凌厉,薄唇轻抿着。
他的眼神令她不安,微微低了头躲避开了他的目光后才缓缓递上那枚玉牌,“有人让我将此玉牌转交与大人。”
他腿修长只两步便走到了她面前,扬了扬眉,接过了玉牌。仍不说话,只深深瞧着她,视线下移时看见了她裙角的血污,如漆般的墨眉轻皱起:“你伤着了?”
他问的突然,苏婉半晌才回过神来,“不,不是。是那位公子伤着了。”
魏衍乌眸依旧停在她身上,“我要如何信你的话?”
苏婉这才想起掌心的图案,便颔首去拉魏衍的手。
他本是个戒备心极强的人,但在苏婉近身时却并未出手,任由她牵起了自己的手,削葱般的玉指如在他大掌中婉转的来回勾画。
“大人……?”苏婉见他眼神飘忽,便轻声唤了一句。
魏衍蓦然收起了手,沉吟片刻,出门与几个守卫说了几句,复又进来:“他们已带人去寻秦江了。”
“那……民女告退。”说着苏婉欠身行礼,往后退了一小步欲移步出门。
“砰——”一只大手突然按住了她面前的门,当下呼吸一紧,强作镇定回身道:“大人这是何意?”
“你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我如何能就这样放你走?”他双眸中满是审视的目光。
来历不明?苏婉暗自忖度:上回她的衣着与妆扮皆与现下大相径庭,他许已认不得她了,但这对她来说,却是好事。
她挺了挺身子,添了几分底气,端庄的回道:“我原是偶然之下救了大人的侍从,如今只因陈大人是朝廷命官,便要欺人一等,恩将仇报?”
“好伶俐的口齿。”魏衍勾了勾唇,嘴角划过冰冷却好看的弧线,只一瞬,便又覆上寒霜,“在找回秦江之前,你妄想踏出这房门一步。”
苏婉低下了头,秋眸微转,望向手中的药包。天色渐晚,她须得尽快回去才是。
“大人,若你疑心与我,我愿同你一起去寻他。”
苏婉的提议并未能令他改变想法,只冷冷问道:“我怎能知道,你们不是事先布了埋伏?”说罢便径自坐回了桌前,从容的斟了一碗茶。
魏衍瞧她一直守着窗外,便淡淡道:“他们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姑娘还是坐坐罢。”
秦江教苏婉传信并不是为了自救,只是传暗号给魏衍,回禀他可以动手了。那些人也自然不是去寻人的。
苏婉一心想尽快回苏府去,只微微回礼,面色淡漠:“多谢大人,不必了。”
闻言,魏衍不禁轻挑墨眉,“姑娘上回以身示好之时,可不是如今这般冷若冰霜。”
他的话如芒刺般猝不及防的扎在她心里,竟是费了好大的气力,她才维持住了自己仅剩的姿态。
苏婉咽了咽喉,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恭谨行礼,“多谢大人的恩典,放了苏致拓。”
魏衍握着茶盅的手紧了紧,语气平淡:“与你无关,不必言谢。”
她微微讶异的抬起眸子,正撞进他波澜不惊的眼神中,她的小脸登时红至耳根,久久再说不出话来。
他原是看不惯她冰冷的模样,但瞧见她恭顺低微的体态,心内却反生不快,不耐的扬了扬手:“起身罢。”
苏婉缓缓起了身,再不说话,只静静的坐在一旁。说得多,错的便多,所幸她只安静的作个哑巴为是。
缄默许久,魏衍瞥了一眼她放在桌上的药,“身子不适了?”
她微微颔首回道:“回大人,民女身体康健。”
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桌上轻敲着。
她的长睫在昏暗的烛光下微微闪动,半垂着眼睑,连呼吸都谨小慎微。
魏衍翻起了身旁的一册书,揭看了几页前面的烛火渐渐微弱下来。她顺手便拈起了一柄小铜勾探过身子挑了挑他眼前的灯芯。
只因在家陪哥哥看书时,也经常替他挑灯剪烛,便习惯性的便如此做了。当她耳际的一绺长发因俯身而落在他那页书上时,苏婉才觉出异样来,忙撩过青丝,坐回了座上。
魏衍不知何处来的思绪,阅书时只觉心烦意乱瞧不***,鼻间忽而传来一阵幽香,书上划过的长发也像在他心头挠了一把似的。
他轻咳了一声,“你……一直在苏府?”
“回大人,是。”
苏婉不知他这番盘问究竟是何意图,却不敢反问,更不敢拒答。他们这些人若想杀她,可比姜氏容易多了。
“叫什么名字?”
他继续翻着书,眼皮也不抬,淡淡问了一句。
苏婉正思虑着要不要从实说来,忽听得门外起了动静。
“等我回来。”魏衍撂下一句话,便匆匆起了身。

臣恭迎长公主免费阅读

第 6 章
片刻有人推门进来,苏婉回身一瞧却是秦江,他已包扎好了伤口,精神也恢复了许多。
“公子……”
秦江见到苏婉略惊讶,怔了怔,忙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她欠身回了礼。
“姑娘怎么还在这里?夜半了,快回去吧。”
她听了这句话,如释重负,“谢公子。”
秦江派了人,很快便把她送回了苏府。夜深露重,那人又是骑马将送她回来的,才至苏府门前,便已觉浑身无力忽冷忽热。
“婉儿。”
她正要叩门时,听见了熟悉的呼唤声,微微偏过头去,瞧见了从黑处走出的苏尤绍。
“哥哥……?”
他脸上不见往日的温和,甚至有些阴郁,眉间神色凝重,与她对视良久,才缓缓问道:“你去哪儿了?”
“我、我去给哥哥买药了。”
“药呢?婉儿,如今你连句像样的谎话,都不愿同哥哥说了?”他双眸满是血丝,语气中尽是失落与无助。
苏致拓反常的表现,府里时不时出现的议论……或许,都是真的。
“哥哥,我……”苏婉这时才发现,她拿的药包落在了淞泉庄中,瞧着哥哥落寞的神色,一时说不出话来,他许是已经知道了……
她的表情将他心存的最后一丝幻想也碾碎了,他的声音有几分颤抖:“婉儿,他是靠不住的。他、他是畜生……”
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的。双拳紧握,下一秒他便狠狠的转了身,向前走去。
“哥哥,哥哥不要!”苏婉忙跟上前去拉住了他,“不是哥哥想的那样,我没事的。”
她怕哥哥一时会做出什么出格之事,那陈秉礼如何是好惹的人。
苏尤绍的脚上霎时如坠千金,任怎么也移不动了。或许……她是真喜欢上了那京中来的御史,或许,她在苏府中真的过的太苦了。
思及此处,他不禁陷入深深的自责。越是与婉儿在一处,他便越惧怕她会发现他那见不得光的情愫。
从她入苏府那一年,他便从未将苏婉当过妹妹。她越是长大,他便愈发难以自持,只得寻了由头,离家远去。
他竭力安慰自己,是她无依无靠,才致如此昏了头。但心内如刀绞般的痛,迟迟无法散去。
“好了,回去吧。”苏尤绍推开了她的手,先进了大门。
哥哥走路从未如此快,她小步跟了一会子便已微喘起来。
“姑娘——”碧桐突然从门后出来,伸手拦住了苏婉。
“碧桐?”
苏婉有些讶异,她院儿里的人向来不会随处肆意走动的,更别说来哥哥院中了。
碧桐先是微微拜了一拜,而后缓缓道:“姑娘,我们公子要歇下了,您还是请回罢。”
我们公子?将这话又细品了品,苏婉才会意,碧桐如今已是行云院的人了。
她也未再说话,颔首示意后便转了身。
碧桐又在身后高声训斥道:“公子近日心情不佳,你们几个都将眼睛放活些,别放什么不该进来的人进来了。”
苏婉知她是在说给自己听,却也没停下步子,这样指桑骂槐的事儿,她早已惯了,只是担忧着哥哥。
*
不知是谁传出去的信儿,说大公子昨日同大姑娘闹了一场,如今连唯一的靠山她都保不住了。
采青同苏婉一起往绛云轩请安的路上,便听见了不堪的言语,不禁担忧道:“姑娘真和公子恼了?”
“哥哥……像是知道陈秉礼的事了。”苏婉一面走着,一面轻叹道。
采青恍然道:“碧桐,定是她作的鬼,昨儿不知怎的绛云轩就来了人,说要调个人去公子院儿中,原是告密得来的,”她越说越气不过,“我去找她算账!”
“姐姐,你当她如今还能受你的挟制?”
苏婉的话一出,采青便红了眼眶,她知姑娘昨夜去行云院了,碧桐自然也在,想来是连同姑娘也欺辱了。
苏婉侧身过去拭了拭她眼角,轻笑道:“瞧你,脸儿像变天似的。才刚气的通红,这会子又下雨了。”
采青被她的话逗的破涕为笑,拿出了自己的帕子忙将脸上擦干净,恐一会子大夫人又有了话柄。
苏婉仍是最早到的,只站在门外,候着等待姜氏盥洗完毕。
“把哥哥都气着了,还有脸出来。”接着到的是苏尤柔,看见苏婉站在前头,没好气的撂了一句话。
采青因方才听了苏婉的话,这会子亦只在一旁默不作声,只端站着目不斜视。
见两人皆不理会她,愤愤的走上前去,指着采青道:“见到本姑娘还不行礼,真真是一对主仆,一般的没教养!”说罢仍意犹未尽,还要继续时,瞧见苏尤绍也进院子来了,忙合住了嘴。双手微叠起,也学苏婉那般端正的站好,低眉瞧瞧瞥了一眼苏尤绍。
见他竟无甚反应,暗自忖度着:哥哥许是真的恼了苏婉了,当下便胆子更大了,拐了拐胳膊将一旁的苏婉推开,站在了苏尤绍身侧,冷言道:“哥的亲妹只有一人,便是我。”
苏婉抬眸望了望苏尤绍,见他沉着脸,丝毫没有缓和的模样。心中却也觉得庆幸,碧桐果然伶俐,只说了她献媚之事,却替大夫人作了隐瞒。使得哥哥只当她是贪恋权势了,可恼她也比大闹了苏府强。
孙嬷嬷出来传了话,三人便陆续进了房门。
不久,姜淑月亦瞧出了苏尤绍的不对劲,心内不由多了几分畅意。苏致拯病倒了,要是绍儿也能厌了她,她便可大胆的处理了这对孽障。
“绍儿,我原是想替你再外头重买个丫头进来的,可你孙嬷嬷又提醒了我,外面买的不知根知底的,竟不如家里的好。偏生婉儿院儿正有个可人的,我便先作了主,给了你了。”姜淑月说着顿了顿,转对苏婉道:“都是亲兄妹的,婉儿也是愿意割爱罢?”
她在问苏婉,眼却瞅着苏尤绍,欲试探他作何反应。
“那丫头不错,日后就留在行云院罢。”果见苏婉还未回话,苏尤绍先冷冷的说了一句。
“哥哥既喜欢,自然是留给哥哥。”
听见苏婉的话,他心间觉着一阵闷疼,往日她婉转动人的声音,此时竟只觉灼人。“噌”的便站起了身,“母亲,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夫人,婉儿也退下了。”苏婉也忙跟着起了身。
姜淑月挥了挥帕子,“去罢,都去罢。”她最知苏尤绍的性子,若真厌了谁,再是挽不回的,便也不拦着苏婉。
“哥哥——”苏婉快步出了门,却没能赶上他,又出了院子走至那棵桂花树下,仍不见苏尤绍的影子。
采青实在瞧不下去,便扶着苏婉道:“姑娘,公子定还不知那事是大夫人所迫,不如直接说了吧。”
“哥哥会好的,他不会一直恼我的。”苏婉淡淡的说了一句,“同我出去给他再买些药罢。”
*
一路从苏府出来,苏婉便一直觉着有些不对劲。终于转了一个角,采青紧揽着她道:“姑娘……我、我总觉着,有人跟着我们。”
她亦是觉得背脊发凉,咽了咽喉,握住了采青的手,“别怕,青天白日的,不会有事。”
苏婉才说完这句话,余光见瞥见一抹熟悉的影子,是秦江。她眼睫颤了颤,心下慌了起来,不知他有何要事,便先开口支开了采青:“采青,去替我买些莲蓉糕来,我想吃了。”又再三劝慰,采青才从分岔路离去。
走至一个巷子中,她才缓缓道:“你既有心让我知道你在跟着,便出来罢。”
秦江并未现身,只有一辆马车驶入她的视线,良久才见一个人下了马车。
魏衍一袭长衣立在马车旁,薄唇轻勾了勾,“竟有几分聪慧。”
苏婉还怔在原地时,他几大步前走至她跟前,提起手中的木盒,“姑娘忘了,你昨夜在我屋里,落下东西了。”
连魏衍都不知,他说的这话竟有几分暧昧了。

苏婉魏衍

小说资源臣恭迎长公主 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点击免费阅读臣恭迎长公主全部章节!

苏婉魏衍小说仅代表臣恭迎长公主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